不对称降息透露多重政策意图

来源:金融时报                         12-07-31

        就在不少专家从上周央行频频启动逆回购操作、推测央行近期可能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之际,7月5日晚,央行出人意料地宣布了年内的第二次降息。
  这是央行继6月8日降息后,一个月内的二次降息。与上次降息一样,此次降息最为引人注目的依然是不对称降息。有所不同的是,上次是将存款利率浮动区间上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1.1倍、将贷款利率浮动区间下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0.8倍,而一年期存贷款基准利率下调幅度保持同步,都是0.25个百分点。而此次降息不仅超乎预期地出现了一年期存贷款利率下调幅度的不同步,分别为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31个百分点,而且,存贷款利率浮动区间也出现了差异,分别为存款利率浮动区间上限继续保持上次调整的“基准利率的1.1倍”不变,而贷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下限则由上次“基准利率的0.8倍”,调整为此次“基准利率的0.7倍”,浮动区间进一步扩大。同时,央行强调,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浮动区间不作调整。
  央行在年内第二次降息,采取如此差别化的不对称降息,究竟用意何在?
  继续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是央行此次进行不对称降息的用意之一。尽管此次差别化不对称降息,距离6月8日降息仅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但不对称降息后的市场反应和效果,足以坚定央行加速推进利率市场化的决心。6月8日不对称降息后,中小银行基本上都将存款利率一浮到顶,保持了高度的趋同,而国有大行则坚持7.7%的上浮幅度,执行3.5%的年利率。7月6日不对称降息后,不仅定期存款、活期存款利率出现分化,零存整取、整存零取等存款利率也出现了细微分化。特别是,国有大行1年期存款利率上浮至3.25%,较基准利率上浮至1.08倍,中小银行则继续把存款利率上浮区间用足,1年期存款利率较基准利率上浮1.1倍至3.3%,不仅显示出商业银行正在逐步根据自身存贷款结构来确定资金价格,以适应利率市场化下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而且国有大行在利率市场化后表现出的迥异于中小银行的定价能力,也使得“银行实力不同,给出的资金价格也不一样”的利率市场化预期目标基本得到了实现。不对称降息后,银行业资金价格出现差异和分化,表明利率市场化已经触动商业银行的定价机制,商业银行在利率市场化下因行制宜、沉稳应对的表现,也为利率市场化的深入推进奠定了基础。
  降低企业财务成本,减轻微观经济主体的债务负担,进一步刺激投资和消费,以应对经济下行风险,稳定经济增长,是央行此次进行不对称降息的用意之二。经济复苏有赖于信贷增长,此次在6月份经济数据尚未公布前的不对称降息,给人们印象最深刻的是,在贷款利率一侧颇具新意的调整:此次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了0.31个百分点,幅度高于存款利率,显示政策面正试图通过银行让利于实体经济的方式,发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进一步推动资金投入支撑经济增长的实业中,以提振经济,确保经济稳定增长。不仅如此,在利率浮动幅度上,与上次不对称降息不同的是,此次央行未对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继续扩大幅度,表明政策面有意控制银行吸存成本,避免资金成本上涨过快,影响银行信贷投放意愿,增加企业融资成本。但在贷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下限上,央行则将浮动幅度由“基准利率的0.8倍”扩大为“基准利率的0.7倍”,这不仅为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调整提供了足够的空间,有利于实现金融资源更合理配置,也使得议价能力较强的企业最多能拿到基准利率7折的优惠贷款利率,微观经济主体由此进一步受益。
  提高商业银行运作效率,加速业务和盈利模式转型,促进银行产品和业务创新,深化金融市场改革,是央行此次进行不对称降息的用意之三。从存贷款利率的不对称下调幅度看,贷款利率降幅大于存款利率降幅,进一步收窄了银行息差,挤压了银行利润,使得商业银行不得不减少对传统业务的依赖,加速业务转型,在投行、资金运营、综合金融服务、金融衍生品等领域进行拓展,以增加中间业务收入比重,进而推动金融市场改革的深化。不仅如此,贷款利率浮动区间下限的扩大,也使得商业银行的公司业务面临更大挑战。随着“金融脱媒”加剧、公司业务的减少和流失,商业银行只有重新定位客户群,提供新的金融产品,增强定价能力,才能在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虽然差别化的不对称降息,增加了商业银行的经营压力,但也加速了银行业优胜劣汰的过程,有利于提高运作效率,培育一批真正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全能银行,也有利于中国银行业的健康发展。
  此外,执行差别化的住房信贷政策,将起到抑制投机投资性购房的作用。与上次不对称降息不一样的地方是,此次在扩大贷款利率浮动区间下限的同时,并未对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浮动区间进行调整,显示出央行在房地产市场调控仍然处于关键时期,调控任务仍很艰巨之时,旗帜鲜明地贯彻中央的楼市调控政策,继续执行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抑制投机投资性购房的决心。由于目前楼市限购政策并未取消,央行降低贷款利率,将可以使合理的、自住性的刚性需求直接受益;而未调整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浮动区间,则显示了央行在防止资产市场泡沫重起方面的未雨绸缪,也表明住房信贷政策目前尚无进一步松动迹象。

本文相关推荐